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三门峡水库泥沙淤积,渭河泄洪受威胁,为什么不放开采砂?

时间:2022-09-29 22:10:51 | 浏览:2193

众所周知,黄河中下游的水文特征是水少沙多、水沙关系不协调,大量的泥沙严重淤积在上千公里的河道中。沿黄各省的水文监测数据显示,每年淤积在黄河河道中的泥沙量多达4亿吨,有些河床已经高出地面4~6米,局部甚至达到了10米(比如河南封丘曹岗一带),

众所周知,黄河中下游的水文特征是水少沙多、水沙关系不协调,大量的泥沙严重淤积在上千公里的河道中。沿黄各省的水文监测数据显示,每年淤积在黄河河道中的泥沙量多达4亿吨,有些河床已经高出地面4~6米,局部甚至达到了10米(比如河南封丘曹岗一带),“悬河”的威胁犹在。

黄河陕西段

为了治理黄河泥沙,我国在黄河中下游建立了三门峡水库,但由于工程设计和选址考虑不周等原因,三门峡水库并没有有效清除掉黄河泥沙,反而导致上游的渭河河床不断上升,降低了渭河主槽的泄洪能力,加大了洪水泛滥的风险。

黄河最大支流——渭河

那么问题来了,如果在渭河河段大力开展人工采砂,既加深了河槽深度,又获得了显著的经济效益,岂不是一举两得?但在此之前还需要考虑一个问题:在渭河采砂真的具有可行性吗?采砂对生态环境又会造成怎样的影响?今天我们就这些问题好好探讨一下。

黄河的泥沙,确实大有用途

单纯从经济开发与资源利用的角度来看,黄河的泥沙确实有很大的开发潜力。

首先,黄河的沙资源是优良的民用建筑材料,可以用于混凝土的配制。

黄河中下游的泥沙粒径普遍很小,规格多在0.025~0.15毫米之间。这一粒径的河沙比黄河上游沁河、大汶河一带的粗质沙砾更细,杂质较多,但也同样有“用武之地”。中下游的细沙可以和传统的建筑用砂掺混在一起,通过丰富混凝土的骨料级配来提高建材强度,进而节省水泥用量。另外,细沙也可以直接和水泥、石灰等材料混杂使用,用于粉墙、砌砖,应用面广。

泥沙排泄

也正因为如此,黄河河道的采砂范围呈现出向中下游扩散的趋势,比如河南的濮阳、范县就曾存在上百个采砂点。据了解,采砂户利用抽砂泵从河底抽取河沙,再利用泥沙的分选沉降规律筛选出合适的粒径,效率颇高。

其次,黄河的泥沙还可以用来烧砖。

我国土地资源匮乏,农业耕地严禁用来烧砖制瓦。在这种背景下,淤积的黄河泥沙就成了一种宝贵的资源,黄河下游滩区建窑烧砖的现象一度如火如荼。在黄河河南段,砖瓦窑厂的数量就多达1000余座,每年消耗黄河泥沙5000多万立方米,实现了资源的有效利用。

河道抽砂

经评估,黄河花园口附近河道上的泥沙粒径普遍小于1mm,含泥量低于10%,松散堆积密度为1350g/cm³,模度系数在0.87左右。这种泥沙完全可以和其他砂石骨料混合使用,制成实心砖、多孔砖、空心砖、玻璃瓦、建筑瓦等多种建筑制品。

更重要的是,目前国内的制砖工艺已达到了很高的水平,相关研究还在精进当中。因此,将黄河泥沙用于烧砖在技术、经济层面都具有可行性,成品砖的成本和性能和传统砖几乎无异,开发潜力巨大。

问题来了,渭河河段是否可以采砂?

在渭河河段,河床的高低向来都是社会各界关注的焦点所在,与之相关的“潼关高程”更是被视为三门峡库区河段淤积的“晴雨表”,直接影响到关中平原在汛期的安危。

从理论上而言,在渭河河段适当采砂不仅可以吹填加固堤坝,还能为地方的基础设施建设提供材料支撑,在疏浚河道里方面也大有裨益。从多种角度来考虑,在渭河河道进行采砂都具有必要性和可行性(前提是采砂活动要有序适度、科学规范)。

河道采砂

渭河是黄河的第一大支流,这里的采砂活动可以追溯到上世纪80年代。在采砂初期,人工采挖的方式最为常见,生产效率低,开采的深度和土方量都很有限,对生态环境造成的影响也比较小。从90年代后期开始,渭河沿岸开始出现小型的机械挖沙设备,后来又进一步发展到大型的采砂船和采砂场,对生态环境造成的负面影响开始浮现。

渭河流域示意图

在鼎盛时期,渭河采砂几乎成为了关中地区工程建设的唯一供应渠道。但随着民间越来越多的个体户争相入局抢占资源,导致采砂业陷入了混乱无序的恶性竞争状态。河道被开采得满目疮痍,河水混浊度增加,渭河一度出现了“两头清、中间黄”的怪异景象。

为了维护生态并规范采砂作业,2015年西安市水务局和相关部门联合编制了新的采砂规划。到了2016年,非法采砂愈演愈烈,社会各界关于禁止采砂的呼声也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