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三峡淤沙有多严重,或将变成下一个三门峡?关于三峡的谣言盘点

2022-11-05 20:52:48 5702

摘要:三峡水利工程是我国21世纪最伟大的建筑工程之一,一直以来,它上千亿的造价和宏大的规模让人们抱有很高的期待。原本是广大人民的信心和骄傲,然而自建成以来,三峡一直饱受争议。最近几年来的泥沙淤积问题,更是让大家担心三峡会不会变成下一个三门峡,用不...

三峡水利工程是我国21世纪最伟大的建筑工程之一,一直以来,它上千亿的造价和宏大的规模让人们抱有很高的期待。原本是广大人民的信心和骄傲,然而自建成以来,三峡一直饱受争议。最近几年来的泥沙淤积问题,更是让大家担心三峡会不会变成下一个三门峡,用不了多久就会失去防洪的能力。

三峡大坝淤沙有多严重?

其实,不怪大家会有这样的担忧,因为三峡的淤沙问题确实存在。相比于黄河那可见的泥沙淤积,长江的水流似乎非常清澈,但是由于长江的水量很大,导致上游携带的泥沙量其实并不小。根据三峡附近的宜昌站等水文站的监测数据显示:从2003年~2019年,三峡水库底部已累计淤沙18亿吨,平均每年淤积1亿多吨。

这是因为三峡大坝恰好建设在水位落差相对较大的中游地段,湍急的江水携带着上游大量的泥沙,涌入平缓宽阔的水库时,流速减缓,动能下降,泥沙就会在库尾淤积,导致水库容量逐渐减小。长此以往,三峡的蓄水防洪能力将大幅下降。那么,三峡真的会变成下一个三门峡吗?

三峡会成为第二个三门峡吗?

首先,我们来看看在上世纪60年代修建的三门峡水利工程。三门峡大坝的设计修建工作,最早并不是我们国家的工程师主导的,而是在1953年,交给了援华的苏联水利专家柯洛略夫。苏联专家对于三门峡水利工程很有信心,他曾说过:“任何其他坝址都不能代替三门峡为下游获得那样大的效益,都不能像三门峡那样能综合地解决防洪、灌溉、发电等各方面的问题。”

这段话显示了苏联专家对于困扰中国几千的黄河问题的轻视,然而,黄河的治理难度从未改变过。黄河巨大的输沙量让三门峡在一年半时间里,水库泥沙累计淤积近15亿吨,等到了1964年11月的时候,更是达到了惊人的50亿吨。

眼见着水库的蓄水能力越来越差,甚至开始形成悬河,国家才意识到,设计简单的三门峡没有能力根治黄河问题。但是,“悬河”的威胁迫在眉睫,工程人员只好通过简陋的底孔排沙系统进行“蓄清排浑”,缓解三门峡上游陕西的防洪压力。后来的三门峡经过多次改建,付出了巨大的代价,却依然无法达到预期的效果,黄河水患和“悬河”问题依然严重。

但是,三峡大坝却不会重蹈覆辙。首先,我们可以简单计算一下,按照一亿吨泥沙淤积0.6亿立方米的空间计算,要淤满170亿立方米的三峡大坝下层水位需要280年时间。即使,我们担心280年以后的泥沙淤积问题,三峡的设计也给出了答案。有了三门峡的前车之鉴,我国在修建水利工程时,更加重视排沙系统的修建工作。

三峡大坝的构造极其科学,在蓄水水位以下,分别设计有23个溢流表孔、泄洪深孔、排沙底孔和电站进口等泄洪孔洞,不同的孔洞有其不同的作用。不过最大的作用当然是“蓄清排浑”。在枯水期时,由于水量小,水流缓慢,泥沙含量少,就可以大量蓄水;而到汛期时,由于水流湍急,江水浑浊,泥沙含量高,就需要适量放水排沙。这样就可以让三峡的淤沙和排沙达到平衡状态,也就不会出现三门峡的问题了。

三峡的谣言你信过多少?

泥沙淤积确实是关乎三峡大坝实际问题提出的合理关切,但是自2006年三峡建成以来,围绕着三峡的利弊之争却从未停止,甚至传出过无数谣言。

其中最著名的谣言就要数“三峡大坝弯曲”的言论了。我们常说有图有真相,事实上,造谣三峡大坝弯曲的人还真的给出了一张图片,也就是通过谷歌卫星系统拍摄的三峡大坝卫星图,图中可以看见三峡整体上呈现出弯曲的状态,好像随时有倒塌的危险。这个谣言广泛传播,在不明真相的群众中引起了极大的恐慌。如果我们对比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利用自己的卫星拍下的完整图像,就可以很清楚地看到三峡大坝并没有弯曲变形。

这样我们就很清楚了,问题不是出在三峡身上,而是在于卫星系统差异。由于人造卫星是不断绕地球旋转的,而地球本身又存在自转,遥感卫星沿着运行路径拍摄的图像并不完整,需要与全球遥感影像进行拼接,在拼接的过程中就会出现所谓的弯曲,这纯粹是谷歌卫星存在技术精度问题。在这一系统下,美国的胡佛大坝,桃园机场的轨道,都可以拍出弯曲效果。

第二个谣言是三峡导致四川地震多发。修建水库确实有可能诱发地震,这并不是空穴来风,只不过这种概率极低。从数据上看,全球已建成的水库有11000多座,而因蓄水诱发的地震仅有91次,其中只有18次地震等级大于5.0级,最高6.3级,并且都集中在水库15公里范围内。有人认为汶川地震就是建设三峡大坝引发的,但是汶川和三峡两地相隔750公里,这样的联系是否太过牵强了呢?

像这样的谣言真是数不胜数,比如三峡在洪水的冲击下每年都会移动,三峡因为质量问题存在裂缝马上就要坍塌了等等。我想,我们普通人都是非常信任我国的“基建狂魔”的,谁会吃饱了没事干,一天到晚盯着三峡大坝出事呢?

王维洛

当然是那些希望三峡出事的人。自打三峡2006年竣工以来,一位旅居德国,名叫王维洛,自称水利专家的著名“学者”,每年夏天都在喊三峡要垮了。要是他的学术精神能和他的造谣精神一样锲而不舍,也不至于和一群台湾“砖家”靠污蔑大陆为生了。然而,几十年过去了,三峡大坝依然固若金汤,在调蓄洪水、电力供应上发挥着巨大作用,曾经的大洪灾再也没有发生过。那些“证据确凿”的谣言也已不攻自破。

正是由于三峡之于中国发展的重大意义,国外势力才会不断施加舆论压力,制造国内矛盾,企图阻止我国的高速发展。美国只会告诉你每年拆掉了多少落后的小坝,却不会告诉你每年新修了多少先进的大坝。而事实是,美国的水利设施覆盖率达到了82%,某些欧洲国家达到了90%,中国才仅仅34%,这才是我国旱涝灾害多发的真正原因。

其实,这些谣言之所以能够在国内广泛传播,还有一部分原因在于我们对三峡大坝的期望过高了。三峡大坝再伟大也只是一项人类工程技术,是无数普通人运用智慧、付出汗水,用混凝土搭建起来的,而不是神仙的法术。再坚固的堡垒也有它脆弱的地方,终有一天,它们会老化损坏,功成身退。为什么我们不能多记住三峡的功绩,少一点质疑和指责呢?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